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公司介绍

大西洋娱乐

公司介绍

闲话明星间隐形的“鄙视链”

时间:2018-11-30 11:31:43  来源:本站  作者:

 

  在剧迷圈中曾流行着这样一个段子:看英剧的瞧不起看美剧的,看美剧的瞧不起看日剧的,看日剧的瞧不起看韩剧的,当然,他们都瞧不起看内地剧的。而到了影迷圈,这条“鄙视链”则变成了小国文艺片、欧洲文艺片、港台小清新片、好莱坞大片、内地片。其实,在娱乐圈摸爬滚打的明星之间,也存在着一条无形的“鄙视链”。

  比方说,有的嫌弃对方咖太小,拒绝同台以免被拉低档次;有的因为竞争太激烈,互相瞧不上;甚至有时只是单纯嫌弃对方跟自己长得太像,而不愿意同场合出现。这,真是一个“躺着都中枪的时代”啊。

  在娱乐圈,最剑拔弩张的“瞧不上”,存在于大咖天后之间。因为一旦同时出现,难免会被比较,谁先出场谁压轴,都要拿来比一比。某媒体资深记者就向记者爆了一个“天后斗”的经典例子。

  当年“出家天后”还在专注港台市场,内地音乐市场被以性格直爽闻名的“东北天后”和嗓音沙哑的“鬼故事天后”霸占着。两人不管嗓音还是个性均极其相似,竞争白热化也在意料之中——她俩从不在同一场合出现,更不会领同一个颁奖礼所颁发的奖项。

  两位天后最著名的一次拒绝同台,发生在某电视台中秋特别节目录制中,当其中一个在表演时,另一个不是在跟粉丝合影,就是在跟身边人假装热聊,大玩“老娘就是不搭理你”的游戏。当被主持人要求同台时,“东北天后”用东北人特有的豪迈说了一句,“我跟她做人态度不一样”,就将“鬼故事天后”给打发了,“鬼故事天后”也不甘示弱地回敬表示“跟对方不熟”。不仅歌坛天后如此,选秀出身的小天后们也没闲着,其中,以“高音公主”和“就不穿裙子”闹得最凶。两人不仅私下碰面时连招呼都不打,“高音公主”的宣传人员更对记者扬言,不会与“就不穿裙子”同录一个视频。

  同为一线女星的“灵气女”与“莲花姐”就在某颁奖礼上闹过一出“王不见王,后不见后”的戏码。“灵气女”还在老东家“嫡亲兄弟”时,便被“莲花姐”视为最大劲敌,两人为争当“嫡亲兄弟”头牌费了不少劲。当年两个人合作了一部颇火的谍战戏,虽然戏里姐妹情深,但是在戏外,两个人出席宣传活动时都会互相打探对方到了没有,生怕比对方到早了,不能压轴掉了价,搞得宣传人员很是焦虑。

  可巧的是,两人同时凭借该片入围了最佳女主角,而“灵气女”得知对方是“内定影后”后,怕沦为人肉背景,拒不出席颁奖礼。更是对外界放出了“陪男友”的八卦新闻,以转移媒体注意力。丢影后已属大辱,还想让我在庆功宴上作陪?没戏!

  除了因为竞争太激烈而互不待见外,明星之间大牌看不起小咖,前辈看不起后辈的情况也很常见。我辛辛苦苦从龙套做起,好不容易混成了大哥,你一个熟读《知音》、《故事会》的人,凭几句不用智商就能放的话,就想跟我同台啦?没这么划算的买卖!

  在某卫视的元宵晚会录制上,过个生日都能惊动一大拨明星的香港大哥W严词拒绝跟某熟读《知音》、《故事会》的网络红人同台,并扬言“有我没她”。这不仅导致事先做好的海报和宣传片白瞎,还连带着该网络红人的8万出场费打了水漂。当被问及为何拒绝同台时,大哥W表示“受不了她的相貌。”不过为了避免自己被归入外貌协会,该大哥又补充说明,除相貌外更受不了的是,“她没有自知之明的性格。晚会播出时一家老小正吃晚饭,让她出来不仅影响大家食欲,还会把小孩子吓Cry的!还是别来吧!”这样赤裸裸的鄙视也发生在的一线咖和二线咖之间。

  有时候,一些前辈因为看不惯后辈走红的方式,也会生出一些不愿同台的故事来,比如某H姓小品表演艺术家,就一直看不惯靠师傅走红的后起之秀Y。在某卫视的跨年晚会上,主办方原本准备另辟蹊径,让包括Y在内的几位喜剧小品后浪搭档前浪共同奉上一台好戏,可却在录制时遭遇尴尬冷场。作为前辈的H在表演完自己的节目,领完盒饭、劳务费后便拂袖而去,据内部工作人员透露,只因H在台下候场时听到了Y在台上说了一句“向老一辈艺术家致敬”,心生不满。“他觉得对方不入流,在台上讲的话也特有讽刺意味。”虽然几经工作人员协调,H再次回到节目录制现场,但原定的互动环节还是因H的坚持拒绝而取消。

  除了大咖之间,大咖对小咖,前辈对晚辈的嫌弃,娱乐圈里还有一种奇怪的“嫌弃”,那就是出身!不管你是刚出道的小咖,还是过气的歌手,似乎都能嫌弃一把选秀出身的明星。

  据水果台资深编导爆料,某年金鹰奖上,“整容小花”凭借清纯长相和天雷滚滚的演技入围了当年的最佳女主角,节目方安排她与选秀出身、饰演过“高原王子”的P一起走红毯。“她那个不开心啊,脸都要掉到地上去了。”该编导原本以为只是小姑娘在后台闹闹性子,没想到走红毯时,“小花”的脸越拉越长,不仅全程没理“王子”P,气氛还搞得像兄长卖妹、逼良为娼一样悲壮决绝。在“王子”P做手势请她站过去的时候,“小花”更是甩出了一副“请掂掂自己分量”的神色,完全无视对方存在。事后被问起为什么那天黑脸不笑时,“小花”抬着下巴反问了一句,“我为什么要笑?”并称自己一切做得都没问题,“不是每次上电视就必须笑。”犀利的言论简直让听者落泪,闻者自卑。

  太高估自己的还有过气歌手X,上世纪90年代,X以一首《今晚好多星星啊》走红,在参加某活动时,他就跟活动主办方表示不希望跟“就不爱穿裙子”座位离得太近,嫌她选秀出身太低端。大概在X的心里,罗马尼亚才是高端大气的宇宙中心。与X一样拎不清的,还有凭一曲《平安重复16遍》唱红90年代的歌手S。在某网站年度颁奖典礼上,主办方安排S跟某名字很长的蒙古女歌手R一起颁发“年度内地男女歌手”。当S得知搭档的颁奖嘉宾是R时,立即跟主办方甩脸表示,“她拿什么跟我搭档,她上台我就不上!”嫌弃对方咖小,怕坏了自己泡菜国总统夫人干女儿的身份。不过在主办方施压下,人气早不及当年的S最终妥协,不情愿地上了台。

  在某大导演喜剧回归新作《土豪专享》中,因“失恋”一个多月成名的“清纯女郎”B和假脸姐妹团的L共同出演片中女角色。“假脸姑娘”L经常在导演面前,同B姐妹长姐妹短地相处,一副相见恨晚的样子。而这虚假卖乖的作风引起了B的不满,直接开炮:“我们不熟,别老在导演面前跟我装姐妹。”不过说真的,“假脸姑娘”L真不差姐妹,就放过原装吧。

  娱乐圈中还有一类万万不能同台的,则是因为闹掰了,典型例子当属香港好兄弟,“墨镜评委”F以及“歪嘴我最帅”的摄影师E。两个人同出生在1980年,从小认识,不仅是同学,还前后加入同家娱乐公司,主演了同系列电影,同时被某知名饮品公司签下代言约,E曾说过:“那时候,我常到他家睡觉,他也会来我家睡觉。”……这本该是“好基友,一被子”的节奏啊!

  可就在20多年的友情冲着娱乐圈友情模板直奔而去的时候,百年难遇的“照片门”横空出世,打乱了两个人手牵手肩并肩的和谐画面。虽然E方多次嘴上抹蜜地示好“我们永远做朋友好不好”,但墨镜评委F给的答复却是“不可以”,而以后二人便再也没有同台碰面过。但时间是抹平一切伤痕的最好武器,如今那个女人已经退出了,你们俩又能重新在一起了吧?

  在小说《围城》中,钱钟书先生就有这样的描述:“在大学里,理科学生瞧不起文科学生,外国语文学系学生瞧不起中国文学系学生,中国文学系学生瞧不起哲学系学生,哲学系学生瞧不起社会学系学生,社会学系学生瞧不起教育系学生,教育系学生没有谁可以给他们瞧不起了,只能瞧不起本系的先生。”

  你瞧,不止娱乐圈,社会的各个角落都充斥着这样一条无形的“鄙视链”。这套通行的规则,说白了其实也真没啥。闯江湖自然要分出高下,居高者享受心理优越,底层群众品味人情冷暖。只不过,既然大家是同行,论资排辈之后,可别相煎太急才好。

返回首页返回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