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公司相册

大西洋娱乐

公司相册

酷暑中工地的别样剪影

时间:2018-11-10 14:11:54  来源:本站  作者:

 

  图为:在武汉梦时代广场项目工地,高温下,塔吊司机的“云中之家”清凉惬意。

  图为:在大东湖核心区污水传输系统工程,地下34.9米施工现场,冰块和鼓风机齐上阵为电焊工降温。

  图为:在湖北捷龙大厦工地,项目部自创的地下水喷淋系统,犹如一场及时雨,给高温下的工人们带来阵阵清凉。

  编者按:漫天尘土、机器轰鸣,是工地烙刻在人们脑海里最深的印记。前行的时代,开始更多地赋予工地斑斓的色彩。这些色彩,或凸显着建筑水平的提高,或展现着技术层面的革新,或表达着设施装备的进一步完善,或折射着工作环境的更深层优化。连日来,记者上登“天梯”,零距离采访“最接近太阳的人”;下入深隧,感受“闷罐子”里的辛勤劳作,记录下工地劳动者在对抗“高温”这个不可抗拒力背后的不屈较量。这些较量,彰显着不凡智慧,也散发着沁人心脾的人文关怀。

  生产车间里,听不到机器的轰鸣。长达数百米的流水线上,工人们正按照电脑设计的程序,加工制作板墙。

  38岁的布料机操作工罗学军的胸前挂着一个遥控盒,打开按钮,1.4立方米搅拌均匀的混凝土便“听话”地从“鱼雷罐”进入自动化布料机里。布料机将混凝土均匀分布到扎好钢筋的模具中,不停震动,一块板墙的雏形便出现了。“稍后它将和模具一起放入养护室,用蒸汽养护6小时左右便大功告成。”罗学军笑着说。

  罗学军告诉湖北日报全媒记者:“以前,我也是个小老板,拉了一支施工队。”从老板到工人的“退步”,他坦言,如今的工作比过去好多了。“以前建房,日晒雨淋是常事。如今,不惧骄阳。”罗学军一脸满足。

  第一次走进装配车间,在工地上打拼了20余年的50岁装模工覃昌满感到“震撼”。他说:“装配式建筑大大减轻了工人劳动强度,我至少还可以干10年。”“装配式建筑最大特点就是把建筑的部品和构件在工厂里预制,减少了天气条件的制约。”中建科技武汉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肖阳感慨地说,“更可贵的是,它将工人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,有效避免了高温等不良天气的制约,效率提高50%。”

  乘施工电梯抵达正在建设的大楼顶部,再顶着烈日,沿垂直“天梯”战战兢兢爬行20米,记者终于见到正在塔吊操控室内操控巨臂的杜义。

  这就是杜义的“云中之家”,三面玻璃窗、中间一把椅子。“这里不仅安装了空调,还铺了防晒棉。”杜义指着里面的“家当”,笑着向记者介绍,在这里上班俯瞰城市美景,和城市一起长高。

  从1995年首次登上云梯,杜义驾驶塔吊已有23年。“过去我们靠着一台小电扇、一把毛巾和大量冰块来降温。一到夏天,塔吊驾驶室就像一个烤箱。为了降温,一遍遍地用毛巾浸透冰水擦身体,工作两个小时就必须换人!”

  2005年夏天,杜义所在的项目工地决定给塔吊驾驶室安装空调。“那一刻,心里真是乐开了花。当天晚上,大伙儿还一起聚餐庆祝。”回忆当年,杜义记忆犹新。

  坐在驾驶室里,杜义一脸惬意。“看着城市每一次爬升都有自己的一份力量,感到很自豪。当然,社会的发展,也改善着我们的工作环境、生活状态。”

  项目党支部副书记严晓红说,现在,上午10时到下午16时的高温时段,工地上的工人一律歇息,高温权益保障必须落到实处。

  伸出食指,55岁的木工邓江善在脸上轻轻地刮了一道弧,抖落食指上沾满的滴滴水珠。邓江善笑着说:“这可不是汗珠咧,是水珠。”一见到记者,他就演示着一个新玩意的奇妙之处。走近喷头、凑上脸,特意让雾气在脸上凝结成珠。“这是工地自主研发的地下水喷淋系统。在工地四周安上喷头,将地下水往上抽,水在喷头处散成雾,就可达到降温降尘的目的。”项目生产经理刘志彪饶有兴致地介绍道。

  原来,项目在开挖的过程中,设有一口降水井,大量地下水便囤在这井里。“如何将这些清凉的地下水再利用?”项目总工程师何靖宇的一句话触发了项目创新团队的灵感,大家很快有了思路,做一个自动喷淋系统,将地下水“压缩”成雾,雾蒸发时带走大量热量,工地自然就降温了。

  3天内反复推敲,设计图纸就完成了。抽起地下水、接通触发器、装上时控开关,一个覆盖面达5000平方米的喷淋系统组装完成。

  启用的那一天,现场的80多位工人来了个“幸福狂欢”。39岁的泥工孙世怀兴奋地说:“喷雾一开,温度立马降四五度,大伙儿感觉舒服多了。”

  在现场,记者放眼望去,偌大的工地仿佛笼罩在云雾中,映着夕阳的余晖,颇有云蒸霞蔚之感。

  刘志彪感慨道:“第一次如此深切地感受到一个小的技术革新,可以带来如此广泛的受益,这是创新的魅力,也是创新的动力。”

  “小黄,把大臂摆到钢筋棚。”烈日下,塔吊信号工梁芳手持对讲机,向塔吊司机黄胜奇发出指令。

  巨大的塔吊挥舞手臂,缓缓转到梁芳身边,落下大钩。一捆30吨的钢筋,很快就平稳地吊装到五楼施工区域。

  脸上、身上晒得黝黑,有的地方还脱了皮。几年前,一到夏天,梁芳就难逃这样的际遇。“现在不一样了,高温下工作,公司为我们配备了专业装备。”梁芳说,“你看,我这身防护服,像蝉翼一样轻薄,清凉透气,可以有效阻挡紫外线。还有这防护镜,戴上它仰望高空,阳光也变得柔和了。这帽子,也是经过特殊改装的。”梁芳向记者自豪地说。“塔吊信号工属于高危行业,为了确保安全,中建三局特意把信号工纳入直接管理,完善他们的劳动保护措施。”恒隆广场项目党支部副书记孙燕芳介绍道。

  通往大东湖核心区污水传输系统工程3号竖井施工区域的路,是一段长达80米的铁梯,铁梯蜿蜒而下,一直延伸至地下34.9米。“东湖深隧深入地下,工人们不得不在潮湿而闷热的环境中作业。”项目党支部副书记周旭介绍道。

  顺着铁梯,记者小心翼翼地往下走。太阳炙烤的铁梯,摸上去滚烫。行走在上面,透过鞋底,仍能感觉到发烫的滋味。随着下探的步伐,记者越来越明显感到闷热难当。“地下施工,就像在闷罐子里一样,不透风。”55岁的都昌龙介绍道。走了近10分钟,终于到达施工现场。20平方米的空间里,五六个电焊工同时作业。开关开启,焊花飞溅,腾起的热浪,伴随着一阵阵焦糊味,扑面而来。4个大型鼓风机,吹着摞得尺高的冰块,带来阵阵凉风对抗着热浪。“现在好多了,有冰块等降温,连续工作4个小时没问题。”

  以往上班的苦楚,42岁的电焊工郭桂亮刻骨铭心。从山东辗转到武汉,20余年的职业生涯,让他脸上多了一份同年人难见的沧桑。“以往感觉好煎熬,焊枪一开,局部温度立马蹿到五六十摄氏度。人刚到地下,鞋就会被汗得透湿。一天下来,衣服都拧得出水。一个小时,就需倒一次班。”

  周旭说,眼下,工地每天都安排送3次如灰砖一般大小的冰块,一日仅冰块费用就达3000元。“大伙儿感到越来越受尊重。”都昌龙说,“工地上备有专门的解暑药品,西瓜、绿豆汤也不间断提供。还有纳凉室24小时开放。”工友们笑着说:“现在,我们农民工的地位越来越高了。”(胡蔓、杨麟、张照龙、潘海亮)

返回首页返回首页